<p id="ggwzu"><del id="ggwzu"></del></p>
<acronym id="ggwzu"></acronym>

<sup id="ggwzu"><strong id="ggwzu"><samp id="ggwzu"></samp></strong></sup>

  • <p id="ggwzu"></p>
    <bdo id="ggwzu"></bdo>

    <p id="ggwzu"></p>
      黨紀法規| 審查調查| 通報曝光 | 巡視巡察| 信息公開| 廉政教育| 媒體聚焦| 學習園地
      所在位置:首頁>廉政教育>以案警示>

      以案為鑒 | 迷失方向,她成了許可證交易"中間人"

      來源:中央紀委國家監委網站發布時間:2021-11-28 08:34:27

      “但愿我的案件能夠給更多的人以警示作用,以我為鑒,千萬要記住,一時的糊涂將會用一生的時間來懺悔?!蓖跗G如是深刻反省自己的過錯,但世上沒有后悔藥,人生沒有回頭路,此時的她已踏入違法犯罪的深淵,悔之晚矣。

      王艷,原云南省昆明市盤龍區文化局市場科科長。2019年年底,昆明市監委指定呈貢區監委對王艷涉嫌受賄犯罪進行監察立案調查,并對其采取留置措施。

      在外人看來,王艷原本家庭和睦美滿,事業順風順水,擁有令人羨慕的人生。但王艷卻不知珍惜,為自己的幸福畫上了休止符,令人惋惜之余又引人深思。

      信念缺失,順風順水的人生讓她迷失了方向

      翻開王艷的簡歷,其被審查調查之前的人生經歷可謂一帆風順。

      王艷出生于小康之家,從小被父母當成掌上明珠,在家人的呵護下成長。1988年,15歲的王艷進入了歌舞團。1994年,21歲的王艷加入了中國共產黨。

      “我的人生都是按照計劃好的進行的,我的同齡人還在埋頭苦讀時,我已經有了穩定的工作和收入?!蓖跗G在回憶這一段人生經歷的時候,直言自己沒有經歷過挫折和競爭,一切都是按著自己的心意前行。

      工作后,憑借自己的努力,王艷一步步走上領導崗位,2006年底,王艷被提拔為昆明市盤龍區文化局市場科科長。然而,其理想信念并沒有隨著職務的提升和事業的進步而更加堅定。在與管理服務對象的交往中,王艷的初心漸漸褪色,也為日后走上違紀違法的不歸路埋下了“伏筆”。

      “擔任市場科科長以后,因為工作原因,經常接觸到想花錢購買文化娛樂許可證的老板,內心開始發生了動搖?!蓖跗G坦言道。貪欲之門一旦打開,人生道路隨之迷失了方向。

      逢年過節,經常有老板給她送紅包,“一開始面紅心跳,覺得難為情”,次數收多了,王艷就習以為常,“后來也就逐漸沉浸于職務帶來的虛榮當中”。一筆筆“好處費”讓王艷嘗到了“甜頭”?!爸皇亲鲆幌隆虚g人’,把許可證過戶給需要的老板,就能從中收取高額好處費”,這錢也來得太容易了,王艷沒能抵擋住誘惑,膽子慢慢就大了起來。

      “想著自己的工作能夠給自己獲得利益,一開始我是害怕的,最后我還是沒有守住底線”,王艷一直對自己的行為抱有僥幸心理,認為自己只是從中推薦,協助辦理變更過戶,沒有親自去收取好處費,都是其領導在操作,上行下效,自己不會有事的。王艷在其領導、時任盤龍區文化局局長彭某(已另案處理)的安排下,把文化經營許可證過戶當做“搖錢樹”,僅一年時間,就分得了25萬元。

      財迷心竅,從“被動參與”到“主動出擊”

      將高額好處費收入囊中后的王艷,大手大腳地揮霍錢財,購買珠寶玉石、名表名包也毫不心疼,心安理得地“享受”著建立在冰山之上的幸福。

      按照法律和當地政策規定,文化市場的許可證是不能轉賣的。只要符合條件,辦理相關許可證過戶不會收取任何費用。但是因為總數有限,而許可證不能新增,物以稀為貴,之前辦理下來、現在閑置在文化局的許可證就成了炙手可熱的搶手貨。

      作為經辦人員,王艷自然熟諳文化市場許可證交易的“行情”。王艷利用職務便利,私自將兩本許可證送給朋友開設游戲室,收受好處費22萬元。隨著對工作的“輕車熟路”,王艷再也掩飾不住自己內心深處膨脹的欲望,利用在文化局窗口工作的便利“主動出擊”,向前來咨詢許可證的老板做起了推銷。在王艷看來,這樣既能“幫忙”有需求的管理服務對象,又能將自己手中的權力變現,兩全其美、各取所需,如此又何樂而不為呢?

      “市場上文化娛樂許可證可是很稀缺的資源,一本可以賣到幾十萬元,正常渠道根本不可能獲得,大家都知道找文化局的人可以打聽到這些信息,然后高價轉讓過來?!痹浵蛲跗G尋求“幫忙”的電子游戲室老板王某點出了這個權錢交易鏈存在的關鍵。2013年,王某為獲得電子游戲室許可證,想方設法找到王艷,在王艷的介紹下,以42萬元的價格獲得了一本許可證,其中王艷分得了19萬元。

      經查,2006年至2013年期間,王艷利用職務便利,多次收取轄區電子游戲室老板逢年過節所送紅包;擔任文化局市場科科長職務6年時間,王艷共同受賄210余萬元,單獨受賄30余萬元。

      心懷僥幸,自欺欺人終自毀

      王艷一直心存僥幸,直到2019年10月,其原單位領導彭某被昆明市紀委監委采取留置措施,王艷頓感大事不妙,整天提心吊膽??纱藭r的她不是想著投案自首,而是到處打聽消息,想著如何逃避調查,幻想能躲過一劫。

      2019年11月,王艷被呈貢區紀委監委工作人員從單位帶走進行調查,隨后被采取留置措施。

      “被帶走的那一刻,我感覺整個天都塌了。但那個時候我還是覺得不甘心,想著只要我不交代,你們辦案人員就不能拿我怎么樣,錯失了自首的機會?!蓖跗G追悔莫及。

      調查人員通過大量的調查取證,掌握了其受賄的事實證據。在鐵的證據面前,王艷完全敗下陣來,交代了其受賄的全部過程,受賄所得被依法追繳。

      “一念之差,背離了黨員干部的操守,家庭也支離破碎?!北徊樘幒?,王艷淚流滿面、悔不當初,“我辜負了組織對我多年的培養,忘了自己當初入黨的初心和本心,沒有堅守住底線,觸碰了紀法的高壓線。想想如果當初對紀法多存敬畏之心,就不會走到今天這一步?!?/p>

      “想到自己身為女兒,身為母親,我還想能孝敬年邁的老人,親眼看著女兒成長”,但至少有一段時間,她將缺席女兒的成長歷程了。2021年9月,王艷犯受賄罪,一審被判處有期徒刑四年,并處罰金人民幣20萬元。(云南省昆明市呈貢區紀委監委 劉寶奇 張旭 || 責任編輯 趙宇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