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 id="ggwzu"><del id="ggwzu"></del></p>
<acronym id="ggwzu"></acronym>

<sup id="ggwzu"><strong id="ggwzu"><samp id="ggwzu"></samp></strong></sup>

  • <p id="ggwzu"></p>
    <bdo id="ggwzu"></bdo>

    <p id="ggwzu"></p>
      黨紀法規| 審查調查| 通報曝光 | 巡視巡察| 信息公開| 廉政教育| 媒體聚焦| 學習園地
      所在位置:首頁>廉政教育>以案警示>

      以案為鑒 | 社區書記夫妻“演雙簧”騙取拆遷款

      來源:中央紀委國家監委網站發布時間:2021-11-29 08:41:00

      “我錯了,不該利用職務便利,虛構事實,重復領取房屋拆遷補償款,我感到非常后悔!”重慶市大足區棠香街道東關社區原黨委書記陳國海懺悔道。

      事情還要從一封舉報信說起。

      2018年底,大足區紀委監委收到棠香街道一居民的信訪舉報,反映時任社區黨委書記陳國海在覃家院子片區棚戶區改造項目中,虛報拆遷人員名單騙取國家征地拆遷補償資金的問題。隨后,該問題線索被移交到大足區監委派出第一監察室處置。初核組通過調取資料和走訪了解,發現陳國海母親楊某某在覃家院子沒有房屋卻領取了房屋拆遷補償款的事實。根據這一線索,初核組進一步調查發現,在征地拆遷過程中,陳國海所屬的同一套房屋分別以其母親楊某某和妻子何某某的名義獲得了兩次房屋拆遷補償款。在詳細收集相關證據后,初核組找到陳國海談話。

      “你母親楊某某在覃家院子有沒有房屋?”初核組工作人員開門見山地問陳國海。

      “沒有。因為我們居民小組規定,建有住房的居民可以優先享受住房安置。出于孝心,我把我家的房子說成她的,目的是為了讓她優先享受住房安置?!标悋;卮?。

      “那你這套房子為什么又以你老婆的名義登記了一次?”初核組工作人員追問道。

      “剛開始不清楚,直到第二次房屋拆遷補償款下來,我才知道多領了一筆錢。起初我還以為是工作人員搞錯了,后來在我的追問下,我老婆才說出了實情?!?/p>

      “你老婆怎么說的?”

      “因為那段時間我們兩個都各忙各的。我帶人去登記的時候,她沒在家;她帶人去的時候,也沒告訴我。相當于我們兩個都互不知情?!标悋2换挪幻Φ鼗卮?。

      于是,初核組工作人員找陳國海的妻子何某某求證,對方的回答和陳國海幾乎如出一轍。

      “發現多領了為什么沒有及時退還?”初核組工作人員繼續問陳國海。

      “當時因為存在僥幸心理,認為這是‘天上掉下來的餡餅’,不要白不要。萬一被發現了,退了就是?!标悋^q解道,“我確實也是這樣做的,退得干干凈,絕對沒有騙取國家征地拆遷補償款的故意?!?/p>

      如果真如陳國海所說,他重復領取拆遷補償款的行為就僅構成違紀。但在整個初核過程中,陳國海對某些細節的回憶都不很清楚,所說的理由也都比較牽強,這引起了初核組的懷疑。經反復分析研究,初核組認為陳國海撒謊的可能性極大,但沒有確鑿證據,于是先以涉嫌違紀對其進行立案審查。

      轉折出現在提請審理后,審理人員在查閱相關證據資料時發現,在陳國海妻子何某某簽訂的房屋拆遷協議所附房屋相關資料中,發現一份社區為何某某出具的房屋產權證明。證明顯示,該套房屋為何某某與另一位村民陳某某共同出資修建,登記戶主為何某某,陳國海作為社區黨委書記、棚戶區改造領導小組成員在上面進行了審核簽字,落款時間為2018年6月28日。而早在2018年6月19日,陳國海就作為戶主之一,在該套房屋的拆遷協議及相關材料上簽了字,登記戶主為其母親楊某某。如此,陳國海一套房屋就被丈量、登記了兩次,共領取拆遷補償款及相關費用22萬余元。

      面對鐵一般的證據,陳國海只得放棄抵賴,承認自己虛構事實重復領取拆遷補償款的違法行為。

      “都是貪心惹的禍!我看到棚戶區改造工作量大,情況又很復雜,認為‘耍個小聰明’就能蒙混過關。沒想到搬起石頭砸了自己的腳……”陳國?;诓划敵?。

      2021年5月8日,陳國海受到開除黨籍處分;同年8月9日,陳國海被大足區人民法院以貪污罪判處有期徒刑一年,緩刑一年零六個月,并處罰金人民幣10萬元。(通訊員 劉奕 王廷志 || 責任編輯 郭興)